欧洲最大的集团公司

Siemens

德国的企业老总们大都少言寡语,但乔凯撒是个另类。凯撒今年六十二岁,瘦高精干,体力充沛。他毫不掩饰地用英德双语发推特说,自己对德国极右势力抬头感到担忧。更加异乎寻常的是,他认为,身为德国工业领袖,做出这类声明是他的分内之事。

凯撒直言不讳的性格让他交到不少朋友,也树了一些敌。他被指刻意公关,虚伪,搞双重标准,还有更坏的罪名。俄罗斯侵占克里米亚后不久他就和普京总统会面,在谈判大型合同的重要节点拉拢沙特中国和伊朗政府,因而遭到众人批判。新苏黎世日报最近发表了一篇关于凯撒先生的文章,题为道德的准绳是可变的。凯撒先生承认,道德观念和商业利益可能会产生冲突。他说两者之间很难把握,但是道德观念并不总是创造工作岗位。

最近凯撒先生的世界观可能会被媒体争相报道,但他六年来为重组德国工业巨头西门子所付出的努力同样值得大家关注,甚至更值得关注。他力推公司重组的浩大工程,这一点跟他胆大敢为的性格很相符。他认为重组成功在望。真是这样吗?

他是下巴伐利亚行政区一名机械师的儿子,会说英德双语,但是语调并不像下巴伐利亚人。他在西门子工作了四十年。二零一三年,他从财务总监晋升为总裁,当时西门子生产很多产品,比如软件,人体扫描机,火车和汽轮机等等,总共九个部门,只有两个运行良好。有销量的业务大都没什么利润。凯撒先生精简了集团臃肿的行政机构,集成了人力资源和其它功能,命令部门主管专注货品的研发、打造和销售。二零一七年,大部分硬骨头似乎都啃完了,西门子股价回升至二零零七年的历史高位,监事会提前将凯撒先生的任期延长至二零二一年。

有人认为,此时西门子应该暂停重组的步伐。而凯撒先生却加速了重组的进程,他将集团在灯泡制造商欧司朗的股份剥离出来,将集团的厨房及洗衣机业务卖给了另一家德国工程巨头博世,将助听器业务卖给了一家斯堪迪纳维亚私募股权公司,将西门子的风力涡轮机部门和西班牙的加美莎公司合并,并在法兰克福证交所上市西门子医疗技术公司。他说,传统的企业集团没有未来,先天性缺乏业务重心导致了它们的平庸。

这一系列的激进做法并没有完全达到预期效果。自从二零一七年初,西门子的市场表现就一直低于德国股市平均水平,也不如类似公司,比如法国的阿尔斯通和荷兰的飞利浦。今年二月,欧盟以反垄断为由否决了西门子铁轨业务与阿尔斯通的合并申请。凯撒正在寻求备选方案,比如将铁轨业务上市。八月一日,西门子所有工业业务都低于分析师盈利预期。

而凯撒还是一如既往的敢说,他将投资者的担忧怪罪于地缘政治和宏观经济。刚随德国总理默克尔访华归来的他对中美贸易摩擦感到非常焦虑。他说,政治动机导致的经济体系和行业标准的割裂将带来一场噩梦。他预测,全球经济会因此倒退几十年。西门子在中国有三万三千名员工,而且中国是西门子第二大海外市场,销量仅次于美国,占其总销量的十分之一。

西门子最近表现疲软,部分原因确实可归咎于全球经济增速放缓,但还有部分原因在于,改革一个一百七十二岁的庞然大物着实困难。一些产业观察者预计,西门子的股票成交价折扣仍然多达业务总价的百分之三十。凯撒计划明年九月将表现欠佳的天然气和电力业务上市,那时就能证明他的做法是对的。这项业务雇佣了八万名员工,每年在污染能源领域创收三百亿欧元,西门子通过增持歌美飒百分之五十九的股份,将其重新包装上市。德意志银行的分析师表示,把这个业务卖掉,就是砍掉一条拖累母公司市场表现的后腿。

最终就是要西门子转型成为工业自动化软件和智能基础设施领域一家更加精简高效的全球领先企业,投资银行摩根斯坦利的本阿格鲁说。数字化和自动化业务的利润空间大概在百分之十七到二十三之间,比集团其他业务的百分之十要高很多。如果凯撒先生真有自己的一套,就该把这些业务作为西门子未来的核心业务。

九月十八日,集团监事会提议管委会成员迈克尔森负责即将出售的能源业务,并任命现任运行和技术总监博乐仁为副总裁,成为凯撒先生的法定接班人。博乐仁作为数字化和自动化业务的负责人,管理经验丰富,有能力带领精简后的西门子进入新时代。二零一七年以前,凯撒把西门子管得不错,此后表现平平。现在也该后人接班了。凯撒先生可以尝试动动手指,发发微博,玩玩政治。

发表评论